辽宁快乐12怎么看中奖 > 古代農家生活 > 103.善良真誠的娃?

辽宁快乐12推荐前一: 103.善良真誠的娃?

    此為防盜章  周頤看王艷的神色也不再多說, 別說古時候了,就是現代重男輕女的思想都普遍存在,其實周頤爹娘兩口子還算好的了, 在這個女兒注定是別人家的思想的古代,村子里許多家里貧窮的人會直接將女孩賣給人伢子,或者賣給別人做童養媳。周老二兩口子再怎么樣也沒有動過賣女兒的念頭。

    大丫、三丫、五丫、六丫站成一排,大丫和三丫都忐忑的看著王艷,弟弟為了他們挨了打, 她們生怕王艷罵她們。

    王艷看著面前面色枯黃的四個女兒,再想到大房家里亭亭玉立的周淑,心里一軟, 嘆了一口氣,心軟了幾分:“這次就算了, 以后再不能弟弟為你們挨打了, 知道嗎, 弟弟是家里唯一的男丁, 以后你們就算嫁人了,弟弟也會是你們的依靠”

    “知道了,娘?!貝笱久τα艘簧?,她年紀大, 因為是第一個孩子, 還是得到了王艷和周老二幾分關注的, 所以性子也爽利一些, 見弟弟這么維護她們, 心里覺得熱乎乎的,答應的真心實意。

    三丫暗地里撇了撇嘴。

    王艷叮囑了她們一番,就出去忙活了。大丫帶著幾個mèi mèi還要出去割豬草,周頤不想悶在院子里,便也跟著出去放風。

    下灣村地理位置很不錯,所屬的南元的府城是大越朝南邊最繁華的城市,人杰地靈,經濟發達,廣安縣的繁榮在南元府城下屬區縣里排在前列,而下灣村離鎮上只有半個時辰的路程,離廣安縣也只有一個時辰的路程,村子依山傍水,而且還有官道經過村口,下灣村的村民們平時趕個集或是打個短工都很方便,總體來說,只要不遇上戰爭或是災年,村子里的人雖然發不了財,但吃個肚飽還是很容易的。

    周頤躺在小河邊叼著一根狗尾巴草望著天上的白云。他始終不明白自己為什么會莫名奇妙的來到這個莫名其妙的朝代,在現代一些人為了養生,提倡吃粗糧,要是那些人穿到這里保證會滿足心愿。

    吃不好穿不好住不好,業余生活除了跟一群小屁孩扮家家就沒了,匱乏的很。

    “哎,無聊啊”周頤吐出嘴巴里的狗尾巴草,在心里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也許到這里唯一的安慰就是補全前世沒有感受到的父母愛了吧。

    “弟弟,弟弟,吃桑葚”六歲的六丫雙手捧著一大把黑乎乎的桑葚,跑到周頤跟前。

    “四姐,你在哪兒找的?”熟了的桑葚黑里透紅,吃到嘴里又水又甜,是村子里孩子最好的零嘴,常?;溝炔壞秸嬲某墑煬捅灰蝗盒芎⒆踴艋艄飭?。

    “那邊”六丫指著河的另一邊。周頤拍拍屁股站起來:“走,我也去看看?!輩還炙白?,這個時代可沒有擺在超市里種類繁多的水果,一些農家有幾棵果樹,也會拿到集市上去換錢。

    六丫將手里的桑葚給周頤一半,然后帶他向摘桑葚的地方走去。大丫帶著三丫五丫在山腳下割豬草。

    見他們還在往山上走,忙出聲喊:“六丫,你帶著六郎去哪兒?別去山上,就在這里?!?br />
    “大姐,我們不去山上,就在這里摘桑葚?!敝芤靡丫醇i┦髁?,難怪沒被人發現,原來是藏在一大株灌木里面,這樹又長的矮小,這才幸免于難。

    周頤左右看看,跑到河邊摘了幾片荷葉,把桑葚摘得干干凈凈,用荷葉包了起來。

    “大姐,看”六丫興奮的打開荷葉,把桑葚攤在幾個姐姐面前顯擺。

    “桑葚!”五丫驚喜的叫出聲。

    “你們幾個吃了吧,待會兒把嘴巴擦干凈,不然回去又要被大奶奶念叨了?!貝笱局齦賴艿躮èi mèi。

    大丫溫柔的拍拍周頤的肩膀,自從有了弟弟,不光她們的生活好過了很多,現在就連爹爹的勞役也得到了解決,在她心里認定了周頤就是福星。

    五丫六丫看爹娘高興,便也裂開小嘴笑起來,三丫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第二天一起床周老二就帶著王艷去謝了周頤大爺大奶奶,周家老大爺看起來很嚴肅,方形的臉板著讓人覺得很不好接近,但周頤知道大爺雖然看起來沒有周老爺子和善,心地和周老爺子卻完全不同,大奶是一個和善的老太太,老兩口只有兩個兒子周大莊和周二莊,各自娶了媳婦兒生了娃,住的還是周頤太爺爺留下來的房子,這也是周老爺子一直耿耿于懷的地方。

    周頤太爺爺想靠著老大養老,自然平時會偏幫一些,分家的時候給了周大爺房子和大半的地,而周老爺子從小就覺得自己不如大哥受重視,分家的事情更是讓他氣的要死,于是一氣之下和周頤太爺爺太奶奶決裂了,自己出去跑商,后來靠著周頤的親奶奶有了錢,但對周頤太爺爺太奶奶卻始終不聞不顧,只在逢年過節的時候象征性的拿點東西,后來老人去了,周老爺子索性和周大爺直接斷了來往。

    周大爺本來還覺得愧對周老爺子,一開始的時候還單方面的對周老爺子示好過,可惜周老爺子不領情,周大爺也不是沒脾氣的人,不來往就不來往吧,兩家雖然都住在一個村里,但一年到頭要不是無意碰見,連面都不會見。

    “大伯,大伯娘,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但是剛剛征勞役,你們也出了一個名額的銀子,現在家里肯定不寬裕,那糧食我要了,錢就不必給了?!弊蛺熘艽竽灘還饉土艘淮癰吡?,還帶來了一貫銅錢,周老二怎么可能要他們的錢,一早便來還了。

    “這算啥錢,這幾個銅錢就是給你們溫鍋灶的?!敝艽笠諞槐卟蛔鏨?,大奶邊做針線邊說道。

    “大娘,真的不用,分家的時候我分了二十兩銀子,以前我自己還存了點錢,夠用了?!蓖躚蘚橢芾隙ν拼?。

    到最后這錢還是還給了周大爺和周大奶,家里就老兩口帶著孫子孫女,大莊二莊因為家里交了三十兩的勞役錢,一早就到縣里碼頭上扛活去了。

    周老二和王艷也沒多留,還了錢,便匆匆的趕回家,剛分家,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這些家里一樣沒有。

    周老二帶著王艷要去鎮上采購,周頤死活要跟著,周老二和王艷一貫是寵孩子的,便把他帶上了。

    周頤去過縣里,但鎮上卻一直沒來過,進了鎮里一看,發現除了比縣里規模小一點兒之外,看著也繁華熱鬧的很。

    南苑府城和北苑府城是著名的科考大鄉,這里人文薈萃,出的大儒和官員不計其數,世家清貴之族自然也多,文風盛行,就算在這個小鎮上可能隨便一個童稚小兒可能就會出口成章。

    一路看過去,一個小小的鎮上,書店就開了好幾家。街上時不時有背著書袋穿著長衫的學子走過。

    周頤被周老二拉著往糧店走去,他一雙眼睛咕嚕咕嚕到處看,突然間掃到了對門一家兩層的氣派的建筑,上面掛著招牌“怡春院”

    周頤的眼睛驀地一亮,哈,這肯定就是古代的妓院了,看那大膽的裝潢,在門口招攬客人的姑娘。

    周頤以前在電視劇里看的時候就覺得要是有機會到古代一定要去妓院體驗一番,不說要實戰,但這時候的窯姐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就算去看看這些奇女子也好啊??墑塹屯房純醋約旱男∩戇?,別說進去了,就算是走到門口恐怕就會被人給轟出來。

    周頤只好看著一些凸著肚子的男人三三兩兩的進去找樂子,當然年輕的男人也不少,其中還有做學子打扮的,呃,那不是大郎嗎!

    周頤眨了眨眼睛,沒錯,就是大郎。大郎身邊還有兩個同齡人,看打扮可能是同窗,只見他走到門口和攬客的姑娘熟練的調戲了幾句,然后便走了進去。

    周老二和王艷買完了糧食,見周頤一個勁兒盯著對面看,周老二抬眼看去,一看便黑了臉色,將周頤拉到身邊,罕見的板著臉:“那不是個好地方,小孩子不要看?!?br />
    “可是爹,我看見大郎哥進去了?!敝芤蒙斐齠潭痰鬧竿分缸賠涸核檔?。

    “大郎?”周老二和王艷變了臉色,周老二的臉色尤其難看。一家三口特意等了一會兒,始終不見大郎出來,周老二不想讓周頤看見這些腌臜東西,便帶著走開了。

    走到一家名為興隆酒樓的門口,周老二說道:“這就是你三叔當掌柜的酒樓,這是鎮上最好的酒樓了,聽說東家的來頭很大,在很多地方都開了興隆酒樓?!?br />
    周頤看著這幢氣派的二層建筑,現在正是午飯的時候,往里面去的人絡繹不絕,生意這么好,難怪可以給掌柜發一個月三兩銀子的月俸。

    看來他還是小瞧了鎮上人們的消費水平。

    這樣的酒樓周老二和王艷自然不會去吃,一頓飯就要一兩銀子實在顛覆了他們的消費觀,三人找了一家面店,買了三碗陽春面 ,還給周頤加了一個蛋。

    長期吃粗糧的口舌突然吃到白面,周頤幸福的瞇著眼睛,覺得自己快要哭出來了。周頤感嘆自己越發沒出息,但嘴里磋面的速度卻越來越快。

    王艷看著周頤吃的香,不停的囑咐他慢點兒吃。

    “娘,這面好好吃哦,給姐姐們也帶些回去吧?!敝芤鎂醯鎂退羌父齔悅孀苡幸恢指鶴鋦?。

    周老二接話:“面咋帶,待會兒去給她們買些包子回去?!?br />
    周頤一想,包子也不錯,里面還有肉呢。吃完了面,周頤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不知是不是古代無污染的原因,周頤總覺得這碗面比他前世吃的所有大餐都美味。

    上午只買了糧食和廚房里用的東西,下午又去鐵匠鋪買了些鋤頭和農具,這趟出來的任務才算是完成了。

    周頤一直記著給幾個姐姐買包子的事情,王艷點了點他的額頭:“知道了,你呀,人小操的心卻不少,我們還能忘了不成?”

    周頤就摸著額頭笑。

    回去的路上,他們又途經了怡春院,大郎好死不死的這時候醉醺醺的從里面出來了。

    “大郎!”周老二怒喝一聲。

    “誰叫我?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大郎身子靠在他一個同窗身上,暈乎乎的向周老二的方向看來。

    “你你是誰?嗝,我看著怎么有點熟悉?”大郎踉踉蹌蹌的走到周老二面前,指著他傻笑著說道。

    周頤捂眼睛,沒眼看了,死到臨頭了還耍酒瘋呢。

    周老二臉色黑的宛如鍋底:“你看看你這成啥樣,你不是應該在念書嗎,咋跑到這種地方來了?”

    “念書?呵呵呵呵 ,你傻啊,念書哪有小桃紅來的好,小桃紅,來,給哥哥親香一個!”大郎醉醺醺的抱著周老二的臉一口就要親下去。

    要死了,周大郎這是在找死??!周頤捂著小嘴只樂。

    周圍的人看著大郎耍酒瘋竟然要親一個男人,也哄的笑開了。

    “啪!”清脆的耳光聲連眾人的大笑聲都沒遮住,大郎臉上迅速紅腫了起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印在了上面。

    “睜開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誰!”周老二快被氣死了,他還從來沒這么丟臉過。

    “二叔?”一巴掌下去似乎讓大郎清醒了些,他捂著臉迷茫的看著周老二。

    “跟我回去!看你爹和爺爺不抽死你!”周老二拽著大郎就走。

    大郎這會兒才想起自己是從怡春院里出來的,這是被抓了現形了?一時間也慌了:“二叔,你不要告訴爹和爺爺,我求你,以后我再也不犯了,這次是別人帶著我來的,我是第一次來,真的?!?br />
    周頤聽的翻了一個白眼,就沖你進去那熟練的調戲姿態,恐怕早就是一個老嫖客了。

    周老二充耳不聞,一路拽著大郎回了周家院子。

    回到家里,把大郎往周老爺子和周老大兩口子面前一摔:“今天我去鎮上見大郎進了怡春院,他還在街上做了丑事,咋辦,你們自個兒看著辦吧?!?br />
    五丫和六丫忙點頭,歡呼一聲津津有味吃起來。

    “大姐,二姐你們也吃?!敝芤枚哉餳父黿憬悴⒚揮瀉萇畹母星?,畢竟他已經是一個成年人的靈魂,雖然極力融入這個時代,但還是有一種游離在外的感覺,但對這幾個女孩,他是抱著憐惜的,要是在現代,這樣年齡的女孩誰不是家里的小公主。

    “我不喜歡這個味兒,六郎你自己吃吧?!貝笱救崛岬乃檔?,她的性格和王艷很像,看起來溫溫柔柔的,很有大姐姐的擔當,這是一個十分懂事的女孩,幾個姐姐中,大丫也是和周頤最親近的。

    “哼,大姐不吃我吃?!比就蝗簧斐鍪?,一把將周頤手里的桑葚全部拿了過去。

    “三丫”大丫不贊同的看著 三丫。五丫和六丫也被三丫這舉動驚到了。

    “看啥,難道我不應該吃,憑啥家里的東西都應該給他一個人,爹娘也只把他一個人放在眼里,我們幾個就要吃不飽穿不暖”二丫被幾人這樣看著,反而情緒激動起來 ,她面色泛紅,這幾句話似乎是從她心底吶喊出來。

    “三丫,你咋能這樣說,六郎是我們的弟弟啊,他是男孩子,自然和我們不一樣”大丫震驚的看著三丫,不明白三丫怎么會突然發瘋。

    “男孩子咋了,我們就不是爹娘的孩子了,憑啥我們就應該遭罪,而他就可以像個少爺一樣啥都不做,無論是啥好吃的還是穿的爹娘都只會想到他”三丫幾乎喊了起來。

    五丫和六丫這會兒連桑葚都不敢吃了,都長著小嘴看著突然爆發的二姐。

    “你咋能這樣說六郎,六郎是兒子,他以后是要給爹娘養老送終的,而我們長大后就會嫁人,會成為別人家的人,六郎是我們的娘家兄弟,也會是我們的依靠”大丫這會兒罕見的沒有了溫柔神色,鄭重的說道。

    “誰稀罕他當靠山”三丫尖叫出聲。

    “三丫”

    “二姐”五丫和六丫也齊齊出聲。

    從三丫搶過他手里的桑葚時,周頤從頭到圍都沒有說過一句話,只是臉色冷了下來,三丫心思最多,平時干活也最會偷閑,和他也不怎么親近,但無論如何也沒想到三丫心里已經埋了一座活火山,對他的成見已有了如此之深。

    其實周頤能理解三丫的想法,她自己一天到晚到晚的干活,吃不好穿不好,爹娘也不重視,而家里卻有一個受盡萬般寵愛的弟弟,這樣強烈的對比難免會讓人不平衡。要是放在現代,這樣的父母肯定會受萬人唾棄。

    但這是古代,女孩不受重視,是這個時代的產物,在許多女孩被賣被趕出家的情況下,周頤的幾個姐姐已經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余了。而且周頤也在盡自己的力量幫助這幾個女孩兒。

    周頤承認這樣的時代對女孩子很不公平,可他還沒天真到為了幾個姐姐去對抗整個大環境,他只會盡自己的力量,以后盡量讓自己幾個姐姐在限定的環境內生活的平安喜樂。幫她們找個好人家,做她們的后盾。

    可是三丫不領情,周頤也沒有熱臉貼冷屁股的圣母心態,隨便吧,以后遠著三丫就行了。

    大丫卻被三丫氣著了:“三丫,你咋能這么說,六郎對我們還不好嗎?他這么小就知道護著我們了,每次吃飯會故意把菜和飯分給我們,今天還為我們挨了打,你看看家里其他幾個男孩兒,誰會這么對姐妹的?再說,沒有弟弟的時候,你不是不知道家里是怎樣的,那些人背地里都嘲笑爹娘沒有兒子,以后連傳宗接代的都沒有,就算為了爹娘,你也不能這么想??!”

    “我為啥要為他們想,他們沒把我看在眼里,不把我當親生的,我為啥要親近他們?”不知道三丫今天是吃了什么激素,好像要把心里的不滿全都發泄出來。

    “你”大丫氣的直哆嗦,她從不知道這個mèi mèi是這么想的,竟然連爹娘都恨上了。

    五丫和六丫早被這一幕弄蒙了,六丫害怕的紅了眼圈,怯怯的叫了聲:“大姐,二姐”她最小,還不明白發生了什么事情。

    “二姐,你不把我當弟弟也沒啥,不過你剛才說的話不要對爹娘說起,畢竟他們養育了你一場,在某些方面可能不周到,但至少也把你養到這么大了,讓你有飯吃有衣穿,村里其他女孩兒的命運你也清楚,你想想,要是你也落到了那步田地,你還機會在這里抱怨嗎?”周頤定定的看著三丫,面色平靜的說道。

    三丫被周頤這么看著,身子一縮,想到村子里那些女孩兒的命運,去年冬天和她一樣大的小紅做童養媳的時候被打的遍體鱗傷,生病沒得到照顧直接死了,然后被一張破席卷著扔在了后山上。想到這里,三丫猛地打了一個冷顫。她發現她一直嫉恨的不懂事的弟弟突然有了另一面,讓她看不懂,冷風一吹,三丫冷靜下來后才覺得害怕,不管怎樣,今天的這些話落到了爹娘耳朵里,恐怕沒有她的好果子吃?;褂姓飧齙艿?,他平靜無波的眼眸成熟的讓她害怕

    三丫咬了咬嘴唇,倔強的不肯說話。

    周頤心里劃過一陣失望,算了,以后就當一個熟悉的陌生人吧,希望三丫自己以后能想清楚。

    大丫嘆了一口氣:“今天三丫的話不可以和別人說知道嗎?”她到底還是心善,對弟弟mèi mèi囑咐道。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