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奖金规则: 101.周家上京之前

    此為防盜章  周老二說完就走了出來,剛分家, 事情多的很, 最起碼的灶臺要搭一個, 不然飯都沒法做。

    周頤卻想看熱鬧, 扒在上房門口伸出小腦袋往里面看, 只見周老爺子和周老大每人呵斥了大郎幾句,在大朗不斷地哭訴說自己是第一次去,以后再也不犯的情況下, 這事也就這么過去了。

    倒是李二妹看著大郎臉上的巴掌印, 怪周老二下手太重了:“他二叔也真是的, 大郎好歹是周家的長孫, 就算要打, 也應該是爹出手,他一個二叔下這么重的手, 還是在街上當著那么多人,大郎以后在同窗面前還有啥臉面!”

    周老大黑著臉沒說話, 不過看著對于周老二打了大郎心底也是有微詞的。

    周頤看的心頭火起, 臥槽 ,好人果然當不得啊。他噠噠噠的跑到周老二跟前一五一十的將李二妹剛剛說的話給學了, 絲毫沒有打小報告的羞恥感。

    周老二聽了沉默了一會兒,  “看來是我多管閑事了?!北閿旨絳聳稚系墓ぷ?。王艷走過來點了點周頤的額頭:“去玩兒吧,別防著你爹干活了?!?br />
    “哦?!敝芤猛鋁送律嗤? 知道王艷要安慰周老二了, 便一溜煙跑開了。

    分家了, 除了房子和地,二房一樣沒得到,幾個姐姐自然也不用忙著打豬草和喂雞鴨了,大丫做慣了,閑不下來,便打水將兩間屋子收拾的干干凈凈的,三丫一早就躲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干啥。五丫六丫難得輕快,這會兒都跑出去找村里的小伙伴玩了。

    周頤無聊的望望天,溜溜達達的走出了周家院子,下灣村有兩百來戶人家,算是一個大村,只要不是災年,吃個肚飽沒有問題,加上離鎮里和縣里比較近,村子里的男人農閑的時候還可以去打打短工,所以整個村子平時都還算寧靜祥和。

    可惜最近的征勞役事情讓村里大傷筋骨,出的起銀子的人家不到十分之一,更多的人都需要出去,回不回得來還是未知數。

    這幾天,村子都被一股愁云籠罩,村口沒了聊天打屁的老爺爺老奶奶,就連往日喧鬧不已的小娃子似乎也感到了氣氛的沉重,沒了以前在村子里打鬧的歡快。

    周頤一路走過,看著往日被還歡聲笑語充滿的村口曬糧大壩上這會兒卻空無一人,心里再一次感到無力。

    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只是理想中的鄉村生活,而古代的農民更多的是面朝黃土背朝天,還要時時祈盼老天爺賞飯,世道太平,官員清廉,地主仁慈,家人健康不要得病,這里面犯了哪一樣等待的就是家破人亡。

    這里沒有悠然見南山的怡樂,只有掙扎求生的無奈。

    過了幾天,官差到了村里,勞役隊伍要出發了。

    “爹,爹”

    “栓子,栓子,你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活著回來”

    “大柱,我和孩子等著你回家”

    到處是嚶嚶叮囑,哭聲一片,官差呵斥了這些送行的人,村里的人只到村口便不能跟著繼續往前走了。

    一些人家抱著在一起痛哭,這一去,不知道還能不能回來,即便能回來,只怕人也廢了。

    周頤自問不是多愁善感的人,但這時也不禁感到眼睛熱熱的,他捏了捏自己的小拳頭 ,他一定要讓自己和家人不陷入到這般境地。

    上房的人見周老二竟然沒有去服勞役,都大吃一驚,周老爺子拿著煙袋指著周老二:“老二,你咋沒去,不是逃跑了吧,你是要害死我們這一大家子??!”

    周老二面無表情的看了周老爺子一眼:“放心,我沒有逃跑,勞役名額沒有我?!?br />
    “你拿錢去買了名額?你哪兒來的錢?”周老爺子驚疑不定的看著周老二。

    周母拍著大腿叫:“你還問啥,肯定是一早就昧了銀子,喪了良心啊,自個兒把銀子藏起來,還要從公中挖銀子,我的天喲,這一大家子都快吃不起飯了,咋有這么狠心的人吶!”

    周老大和李二妹站在周老爺子后面也狐疑的看著周老二。

    周老二嗤笑一聲:“大娘,你叫的再響也沒用,咱們已經分家了,再說我能不能藏下銀子你們還不知道? ”

    周母一想也是,周老二做工的時候每個月都會往家里拿一兩多的銀子,他做木工活最多也就這樣了,就算想藏錢也沒多少。

    “那你哪兒來的銀子?”周母一雙眼睛向探照燈一樣在周老二身上掃來掃去。

    “我借的?!閉饈泵趴諭蝗淮匆桓齷牒竦納?,周家人向門口看去,這一看,周母就抽了抽嘴角,周老爺子也耷下了眉眼。

    “大舅!”周頤一見來人,呼呼一聲,猛地就撲了上去。

    大漢一把摟住周頤,哈哈大笑:“好小子,又長壯實了,你爹娘沒少給你好吃的吧!”

    周頤就樂。

    “大哥,你咋來了?”周老二見狀忙迎上去。

    “你這不是分家了嗎,我還不來看看,聽說啥都沒分著,我要是再不來,我小妹不被人欺負死了,還有我外甥,也跟著你們吃苦!”王虎看著周家上房一眾人說道。

    他這話說的上房的人齊齊抽了抽嘴角,感情那么多地是白給的。

    “大哥”周老二搔了搔頭,別看他平時在外面是一個利落人,可是面對這個虎背熊腰,說話直接了當的大舅子卻有些發怵。

    “大哥”王艷從房里出來看見了王虎,忙驚喜的叫出聲。

    “小妹?!蓖躉⒈ё胖芤盟孀胖芾隙嬌謐詠宋葑?。周家上房的人不敢多說什么,直接也躲著進了上房,這王虎可是十里八村出了名的能人。

    他以打獵為生,不管多深的林子都敢去,曾經因為一個人打了一頭老虎而在廣安縣聞名,人也是個渾不吝的,那雙燈籠似的的眼睛瞪起來能把一個大男人活生生嚇尿。早前周家用一袋糧食換了王艷給周老二做親,那是因為王虎沒在家,爹是個藥罐子沒用,后娘為了磋磨王艷,便想著把她嫁給周老二這個瘸子,讓她以后沒好日子過,為了這,竟連彩禮錢都不要了。

    后來王虎從深山打獵回來,直接將家里鬧了個天翻地覆,不但將他后娘狠狠的收拾了一頓,還直接打上周家,要將王艷接回去,那一次可把周家眾人嚇破了膽,要不是王艷鐵了心護著周老二,要跟著他過日子,只怕現在也沒了周頤姐弟幾個了。

    王艷忙給王虎盜了一杯糖水,見周頤還扒在王虎身上,瞋道:“還不快下來,你舅舅走了這么長的路,該累著了?!?br />
    王虎不在意的擺擺手:“你這是說的啥話,我從山上扛兩頭野豬回來都不帶喘一下氣的,他這么小不丟點兒,跟揣跟毫毛沒啥區別!”

    王艷也知道她哥天生神力,聞言也就不再說說什么了。

    只有周頤聽了撅著嘴不高興,這話聽著咋這么不是滋味呢。

    王虎一間外甥撅著嘴,才知道剛剛自個兒的話惹小娃子不高興了,忙打個哈哈:“看我這張嘴,外甥可不是毫毛,是小男子漢?!?br />
    周頤這才抿著嘴樂了。

    王虎安撫好了周頤,這才對王艷和周老二說道:“你們分家了也不知道給我捎個信,我還是從別人嘴里聽說的,看看都被欺負成啥樣了,聽說你們的那二百兩銀子只要來了二十兩?”

    周老二干笑:“是有這么回事!”

    王虎哼一聲:“要我說你就是心太軟了,男人就該硬起,不然只會給老婆孩子找罪受,要是分家之前通知我一聲,再咋的,是你們的也跑不了?!?br />
    周老二雖然敬畏王虎,不過他也知道王虎是真心待王艷的,連帶對他也是十個誠心,所以對王虎也是推心置腹:“其實上房總共也沒啥錢了?!彼焉戲空廡┠昊ǖ那躉⑺懔艘槐?,末了說道:“我前些日子也掙了一筆銀子,現在日子還過得去?!?br />
    王虎聽了上房的經濟賬之后呸一聲:“明知道不是讀書的那個料,還硬要浪費銀子,這不是燒錢么,你說你掙了一筆錢,干啥的?”

    周老二聞言附在王虎的耳邊小聲說了幾句,王虎聽了,喜笑顏開,一巴掌打在周老二的肩膀上,虎虎生風,疼的周老二直咧嘴。周頤感同身受的一抽。

    “行啊你,還是有一門手藝好,這樣我也就不擔心你們的生活了,本來還說給你們送點錢的,現在看來也不用了,這次我帶了半扇野豬,就算給你們溫鍋灶了!”

    周頤最喜歡的就是他這個大舅爽直的性格,有啥說啥。

    “這咋行,半扇野豬也能換不少銀錢了”周老二要推辭。

    王虎虎著臉:“你咋像個娘們似的唧唧歪歪的,給你們就吃,難道我這么老遠扛來,又要我扛回去?”

    周老二一看大舅子拉下了臉,便啥也不敢說了。

    “哥,你咋沒把王元和玲子帶來,現在咱們分了家,他們可以痛痛快快的玩一回了?!蓖躚尬釋躉?。

    王元是周頤的表哥,今年十五歲,長得人高馬大,心眼憨實,簡直就是和王虎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

    王玲是表姐,比大丫大一歲,性子爽利,干活麻利,王艷很喜歡這個侄女。

    “我去借不行嗎?”周老二捏緊了手,咬著牙說道。

    “你去哪兒借,現在家家戶戶都要銀子,你能去哪兒借?老二,你老實給我說,你是不是私藏銀子了?”周老爺子混濁的眼神里閃著厲光。他一直以為是把周老二掌控在手掌中的,失去控制只是從鬧分家才開始的事情,沒想到看起來老實的二兒子也是個藏奸的,竟然背著藏銀子,感覺自己受到了欺騙和愚弄,周老爺子的怒氣蹭蹭往外冒。

    “哎哎哎,我們可不是來聽你們扯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的,你說要用銀子買名額是吧?”,一個官差不耐煩的打斷了周老爺子的話。

    “對,官差大人,你們看我這腿也瘸的厲害,去了也做不了啥”,周老二將腿伸出來給官差看了看,證明他沒有說假話。

    兩個官差對視一眼,其中一個高個子的搖了搖頭,矮個的便說道,“這個沒辦法改了,你的名字都已經登記在冊了,行了,別擋著道”,邊說邊把周老二推了一個踉蹌走了。

    “官差大人,官差大人…”,周老二還想追著出去,卻被周老爺子叫住了:“老二,你給我站住,還嫌不夠丟人是不是,現在你給我說說你哪兒來的銀子?”

    “爹,那你能先告訴我為什么這么多兄弟,你偏偏要把我推出去的原因嗎!”周老二望著周老爺子,期望得到一個dá àn。

    “整個家里就你閑在家,你不出去誰出去!”周老爺子說的理所當然。

    周老二慘然一笑“分家吧,爹,你也看見了,這個勞役我是去定了,還不知道回不回的來,就算回來了,恐怕啥也做不了了,把我們一家的分出去也免得拖累你們?!?br />
    周老爺子咂摸了一口煙,想著就算周老二私藏了些銀錢,也不至于太多。

    就像他自己說的,就算人能回來,也差不多廢了,要是他廢了,這么大一家子還不得拖累整個周家,分了也好,以后是死是活都不管他的事。

    這次的分家因為雙方都沒有意見,分的很快,田地二房一家分了六畝,可能是因為獨獨把周老二一人推出去心虛,周母和周老大都沒有說什么。

    房子也就是現在住的那兩間。至于銀子,周母咬死了沒有。

    周老二也知道他娘留給他的銀子怕是拿不到了,周家買地蓋房給幾個兒子娶媳婦,送周老四大郎讀書,給周老三送禮,用的全是那筆銀子。就算是剩,也余不下多少,再加上這次還要出六十兩銀子,恐怕也快要把五百兩銀子舀干了,但拿不到不代表他會讓這些人稀里糊涂的含糊過去,趁著族老都在,周老二直接說道:“爹,我娘留給我的二百兩銀子當時是說好了的,族老們也做過見證,您老還是把那筆銀子給我吧”

    “混賬東西,你還好意思找老子要銀子,給你娶媳婦,養孩子,這么些年早就把錢花光了,我不找你要養老錢都是好的了?!敝芾弦悠牡紗罅慫?。

    這明眼人一聽就知道他在扯淡,二百兩銀子,就是娶個金疙瘩也盡夠了,而且所有人都知道王艷當時是周家用一代玉米面換過來的,至于養孩子,這更是無稽之談,周老二自己做木活掙的多。這么多銀錢怎么著二房幾口人也用不完。

    雖然知道周老爺子是在胡說,但是族老們沒有一個出聲,他們也老了,同樣是老人,和周老爺子天然站在一個位置,屁股決定腦袋,要是他們現在幫周老二說話了,以后家里分家的時候,他們的后輩也有樣學樣怎么辦?

    最后還是一個族老看不過去,畢竟你都要人家去服勞役了,再咋樣,也應該對二房補償一點。

    “二娃,你給二小子二十兩銀子,畢竟他去服勞役,這個可是拿命在博,他的這幾個娃子還小,你總得給他們一條活路,畢竟也是你的親孫子孫女?!?br />
    周母連忙看向周老爺子,她一個女人在這些族老面前是沒有說話的份的,只能干著急,生怕周老爺子答應了。

    周老爺子自然不想答應,要出二十兩銀子,那還不如拿錢出去抵了勞役然后逼著周老二去做工。但在其他族老都同意了的情況下,只得出了拿出錢,這個家才算是分利索了。

    要是在以前分了家,王艷和周老二肯定會非常高興,可是現在要面對的卻是周老二要去服勞役,人還能不能回來都不知道。

    周老二看著胖墩墩的周頤,這孩子眉眼生的特別好看,心里一萬個舍不得,他好不容易盼來的一個兒子,他還想送孩子去讀書,看他長大chéng rén娶妻生子。

    一旦他去服了勞役,就可能是天人永別,還有王艷,這個和他同甘共苦的妻子,要是他真的回不來了,媳婦帶著幾個還不得被別人欺負死!

    周頤看著垂淚的王艷和愁眉不展的周老二,覺得他們都走入了一個誤區,也許是官差在他們的心目中的地位太高,只要和官府扯上關系,老百姓就會如瘟疫一般唯恐躲避不及。

    其實問題很好解決,那兩個官差是負責下灣村招募勞役工作的,多一個人少一個人還不是他們說了算。只要拿的出足夠的好處。

    “爹,你不要去遠的地方,我害怕?!敝芤帽ё胖芾隙牟弊有∩乃檔?。被兒子這么依賴,周老二險些垂淚??墑敲話旆ò?,名額已經報上去了,經過了官府的事情,又豈是他們這些小老百姓能干涉的。

    “爹。要不咱們也送銀子吧,花多多的銀子,三叔不就是因為送了很多的銀子,才當上掌柜的嗎?”周頤睜著大眼睛說道。

    “他爹,要不我們試試?”本已經絕望的王艷聽見周頤這么說。眼里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那就試試?!敝芾隙а?。

    “爹,銀子要偷偷的送,我要是有了好東西也不想被別人知道呢!”周頤怕周老二不謹慎,又扮稚嫩說了一句。

    周頤也不知道周老二聽進去了沒有,取了銀子抱在懷里出了門。一直到晚上才回來。

    王艷等的望眼欲穿,見周老二歸來,忙上前詢問,“他爹,咋樣?”

    周頤也緊緊看著周老二。雖然他有八分的把握,覺得那兩個官差當時在周家院子里不愿意讓周老二用銀錢換名額,就是想陳莉賺一筆,只要讓他們得了好處,這名額的事自然也不會為難了??墑峭蛞荒?,什么事都怕有意外,就像他之前怎么也不會想到二房會用這樣的方式得以分家。

    周老二喝了一口水才說到:“成了?!?br />
    “成了?”王艷立刻松了緊緊提著的心,趕走了愁容,也不急著問其他的事情,“我先去做晚飯,今天可是咱們的分家晏呢!”

    周老二放下了心里的大事,整個人都輕快了起來。竟然站起來說:“我來幫你?!?br />
    被王艷嗔了一眼:“你這是說的啥話,一個大男人咋能進廚房?”

    周老二嘿嘿笑著摸了摸頭,可見他確實是高興壞了,一時糊涂了。因為分了家,上房的廚房自然不能用了,王艷就自己帶著大丫三丫用幾塊石頭搭了一個簡易廚房,簡單的做好了幾個菜。

    “糧食哪兒來的?”周老二看著碗里的飯,問王艷,今天分家的時候上房并沒有分給他們糧食,用他們的話說分了二十兩銀子,就算是吃山珍海味都盡夠了。

    “大伯母拿來的?!蓖躚匏檔?,她口中的大伯母就是周老爺子的嫂子。周老爺子因為覺得爹娘偏心大哥,剛分家的時候就跟著別人出去跑商了,這才有了周頤親奶奶的事情。但周老爺子一直記恨爹娘,連帶把他大哥也記恨上了,兩家一直都沒怎么來往。

    只是周老二的大伯母心善,見小時候的周老二經常餓著肚子吃不飽,又要干那么重的活,就常常給他吃的,現在一聽說周老二分了家,連糧食都沒有分到一粒,就趕緊送了一袋高粱來。周老二一直對大伯大伯母存著感激,以前礙于周老爺子,不能明面上親近,現在分了家,終于可以好好報答大伯大伯母了。

    周老二抓住旁邊一人問,“這是咋回事?”

    “大兄弟你不知道?”被抓住的人也不生氣,立刻傾吐八卦:“這件事在咱們廣安縣也算是轟動一時的大案了,站著的那個是王舉人,家里有人在京城當官,在咱們廣安縣是這個”說著豎了豎大拇指。

    “這不是王舉人家從錢地主的莊園里進了一批藥材,誰知竟然吃死了人,苦主找上王舉人家,最后查來查去是那批藥材出了問題,前地主以次充好,吃出人命來了,王舉人家賠了很多錢,就將錢地主告了,今天已經是第二次升堂了,之前錢地主一直不認,可人現在成了這樣,不認也得認了?!?br />
    “不會的,錢老爺那么好的人,怎么會做這樣的事?!敝芾隙細鱸虜旁誶刂骷易鍪?,對他們家的作風很了解,不可能有這種以次充好的事情。

    “誰說不是呢,錢地主的名聲一直不錯,他們家的鋪子開的也實誠,收租也比別人少一成,可是這里面的道道誰又說得清,知人知面不知心的事情多了去了?!?br />
    周頤卻聽出了許多可疑的東西,首先錢地主的名聲既然一直不錯,他不可能在藥材這么重要的事情上貪便宜。第二,這案子審的太快了,半個月從事發到現在,就已經確定了事情原委,不說古代的技術,就是現代也不見得有這么快,看著倒像是事先設好的陷阱。

    沒一會兒,縣令上來了,開始升堂,和周頤以前在電視里看的并沒有什么差別。

    一旁的通判念了狀詞和案發經過,縣令一拍驚堂木:“被告錢禮可供認?”

    錢地主伏在地上,顫顫巍巍的說:“草民冤枉?!?br />
    “大膽,來人啊,打犯人二十大板?!畢亓罱媚九牡奈薇認熗?。

    重重的板子落在錢地主身上,發出一聲聲悶響,很快有鮮血從錢地主身上冒出,蜿蜒著流在地上。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