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选五遗漏top: 28.去鎮上

    一家人吃完了飯,周老二這才講述下午發生的事情:“我出去的時候,兩位官爺還在村子里,我想著五郎說的這事要悄悄的辦,便一直等他們完了事,一直等都他們出了村子這才上前,花了五十兩銀子,兩位官爺爽快的就把我名字劃掉了,這次多虧了五郎,我生了一個好兒子!”周老二摸著周頤的腦袋滿臉的驕傲。

    王艷也慈愛的看著周頤:“是啊,這次要不是五郎,我們還不知道咋辦呢!”

    大丫溫柔的拍拍周頤的肩膀,自從有了弟弟,不光她們的生活好過了很多,現在就連爹爹的勞役也得到了解決,在她心里認定了周頤就是福星。

    五丫六丫看爹娘高興,便也裂開小嘴笑起來,三丫淡淡的扯了扯嘴角。

    第二天一起床周老二就帶著王艷去謝了周頤大爺大奶奶,周家老大爺看起來很嚴肅,方形的臉板著讓人覺得很不好接近,但周頤知道大爺雖然看起來沒有周老爺子和善,心地和周老爺子卻完全不同,大奶是一個和善的老太太,老兩口只有兩個兒子周大莊和周二莊,各自娶了媳婦兒生了娃,住的還是周頤太爺爺留下來的房子,這也是周老爺子一直耿耿于懷的地方。

    周頤太爺爺想靠著老大養老,自然平時會偏幫一些,分家的時候給了周大爺房子和大半的地,而周老爺子從小就覺得自己不如大哥受重視,分家的事情更是讓他氣的要死,于是一氣之下和周頤太爺爺太奶奶決裂了,自己出去跑商,后來靠著周頤的親奶奶有了錢,但對周頤太爺爺太奶奶卻始終不聞不顧,只在逢年過節的時候象征性的拿點東西,后來老人去了,周老爺子索性和周大爺直接斷了來往。

    周大爺本來還覺得愧對周老爺子,一開始的時候還單方面的對周老爺子示好過,可惜周老爺子不領情,周大爺也不是沒脾氣的人,不來往就不來往吧,兩家雖然都住在一個村里,但一年到頭要不是無意碰見,連面都不會見。

    “大伯,大伯娘,你們的心意我領了,但是剛剛征勞役,你們也出了一個名額的銀子,現在家里肯定不寬裕,那糧食我要了,錢就不必給了?!弊蛺熘艽竽灘還饉土艘淮癰吡?,還帶來了一貫銅錢,周老二怎么可能要他們的錢,一早便來還了。

    “這算啥錢,這幾個銅錢就是給你們溫鍋灶的?!敝艽笠諞槐卟蛔鏨?,大奶邊做針線邊說道。

    “大娘,真的不用,分家的時候我分了二十兩銀子,以前我自己還存了點錢,夠用了?!蓖躚蘚橢芾隙ν拼?。

    到最后這錢還是還給了周大爺和周大奶,家里就老兩口帶著孫子孫女,大莊二莊因為家里交了三十兩的勞役錢,一早就到縣里碼頭上扛活去了。

    周老二和王艷也沒多留,還了錢,便匆匆的趕回家,剛分家,鍋碗瓢盆柴米油鹽這些家里一樣沒有。

    周老二帶著王艷要去鎮上采購,周頤死活要跟著,周老二和王艷一貫是寵孩子的,便把他帶上了。

    周頤去過縣里,但鎮上卻一直沒來過,進了鎮里一看,發現除了比縣里規模小一點兒之外,看著也繁華熱鬧的很。

    南苑府城和北苑府城是著名的科考大鄉,這里人文薈萃,出的大儒和官員不計其數,世家清貴之族自然也多,文風盛行,就算在這個小鎮上可能隨便一個童稚小兒可能就會出口成章。

    一路看過去,一個小小的鎮上,書店就開了好幾家。街上時不時有背著書袋穿著長衫的學子走過。

    周頤被周老二拉著往糧店走去,他一雙眼睛咕嚕咕嚕到處看,突然間掃到了對門一家兩層的氣派的建筑,上面掛著招牌“怡春院”

    周頤的眼睛驀地一亮,哈,這肯定就是古代的妓院了,看那大膽的裝潢,在門口招攬客人的姑娘。

    周頤以前在電視劇里看的時候就覺得要是有機會到古代一定要去妓院體驗一番,不說要實戰,但這時候的窯姐可是琴棋書畫樣樣精通,就算去看看這些奇女子也好啊??墑塹屯房純醋約旱男∩戇?,別說進去了,就算是走到門口恐怕就會被人給轟出來。

    周頤只好看著一些凸著肚子的男人三三兩兩的進去找樂子,當然年輕的男人也不少,其中還有做學子打扮的,呃,那不是大郎嗎!

    周頤眨了眨眼睛,沒錯,就是大郎。大郎身邊還有兩個同齡人,看打扮可能是同窗,只見他走到門口和攬客的姑娘熟練的調戲了幾句,然后便走了進去。

    周老二和王艷買完了糧食,見周頤一個勁兒盯著對面看,周老二抬眼看去,一看便黑了臉色,將周頤拉到身邊,罕見的板著臉:“那不是個好地方,小孩子不要看?!?br />
    “可是爹,我看見大郎哥進去了?!敝芤蒙斐齠潭痰鬧竿分缸賠涸核檔?。

    “大郎?”周老二和王艷變了臉色,周老二的臉色尤其難看。一家三口特意等了一會兒,始終不見大郎出來,周老二不想讓周頤看見這些腌臜東西,便帶著走開了。

    走到一家名為興隆酒樓的門口,周老二說道:“這就是你三叔當掌柜的酒樓,這是鎮上最好的酒樓了,聽說東家的來頭很大,在很多地方都開了興隆酒樓?!?br />
    周頤看著這幢氣派的二層建筑,現在正是午飯的時候,往里面去的人絡繹不絕,生意這么好,難怪可以給掌柜發一個月三兩銀子的月俸。

    看來他還是小瞧了鎮上人們的消費水平。

    這樣的酒樓周老二和王艷自然不會去吃,一頓飯就要一兩銀子實在顛覆了他們的消費觀,三人找了一家面店,買了三碗陽春面 ,還給周頤加了一個蛋。

    長期吃粗糧的口舌突然吃到白面,周頤幸福的瞇著眼睛,覺得自己快要哭出來了。周頤感嘆自己越發沒出息,但嘴里磋面的速度卻越來越快。

    王艷看著周頤吃的香,不停的囑咐他慢點兒吃。

    “娘,這面好好吃哦,給姐姐們也帶些回去吧?!敝芤鎂醯鎂退羌父齔悅孀苡幸恢指鶴鋦?。

    周老二接話:“面咋帶,待會兒去給她們買些包子回去?!?br />
    周頤一想,包子也不錯,里面還有肉呢。吃完了面,周頤滿足的打了一個飽嗝,不知是不是古代無污染的原因,周頤總覺得這碗面比他前世吃的所有大餐都美味。

    上午只買了糧食和廚房里用的東西,下午又去鐵匠鋪買了些鋤頭和農具,這趟出來的任務才算是完成了。

    周頤一直記著給幾個姐姐買包子的事情,王艷點了點他的額頭:“知道了,你呀,人小操的心卻不少,我們還能忘了不成?”

    周頤就摸著額頭笑。

    回去的路上,他們又途經了怡春院,大郎好死不死的這時候醉醺醺的從里面出來了。

    “大郎!”周老二怒喝一聲。

    “誰叫我?聲音好像有點熟悉?”大郎身子靠在他一個同窗身上,暈乎乎的向周老二的方向看來。

    “你你是誰?嗝,我看著怎么有點熟悉?”大郎踉踉蹌蹌的走到周老二面前,指著他傻笑著說道。

    周頤捂眼睛,沒眼看了,死到臨頭了還耍酒瘋呢。

    周老二臉色黑的宛如鍋底:“你看看你這成啥樣,你不是應該在念書嗎,咋跑到這種地方來了?”

    “念書?呵呵呵呵 ,你傻啊,念書哪有小桃紅來的好,小桃紅,來,給哥哥親香一個!”大郎醉醺醺的抱著周老二的臉一口就要親下去。

    要死了,周大郎這是在找死??!周頤捂著小嘴只樂。

    周圍的人看著大郎耍酒瘋竟然要親一個男人,也哄的笑開了。

    “啪!”清脆的耳光聲連眾人的大笑聲都沒遮住,大郎臉上迅速紅腫了起來,一個鮮紅的巴掌印印在了上面。

    “睜開你的眼睛看看我是誰!”周老二快被氣死了,他還從來沒這么丟臉過。

    “二叔?”一巴掌下去似乎讓大郎清醒了些,他捂著臉迷茫的看著周老二。

    “跟我回去!看你爹和爺爺不抽死你!”周老二拽著大郎就走。

    大郎這會兒才想起自己是從怡春院里出來的,這是被抓了現形了?一時間也慌了:“二叔,你不要告訴爹和爺爺,我求你,以后我再也不犯了,這次是別人帶著我來的,我是第一次來,真的?!?br />
    周頤聽的翻了一個白眼,就沖你進去那熟練的調戲姿態,恐怕早就是一個老嫖客了。

    周老二充耳不聞,一路拽著大郎回了周家院子。

    回到家里,把大郎往周老爺子和周老大兩口子面前一摔:“今天我去鎮上見大郎進了怡春院,他還在街上做了丑事,咋辦,你們自個兒看著辦吧?!?br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