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实时走势图: 22.杖刑

    “孽子,老子打死你!”周老爺子聽了周老二的話,噌的一下站了起來,滿臉兇相的對著周老二拿著鐵煙袋就抽。

    “爹”二房的幾個孩子嚇得大哭,王艷忙護著周老二,兩口子又不能還手,只能被動挨打。

    而周家其他人則像看笑話般無動于衷,周母更是一臉快慰,倒是周老四蠕動了一下嘴唇想說什么,但又想到圣人言父為子綱,父親打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也就歇了勸架的心思,他對這個忤逆父母長輩的二哥也很是看不上!

    “爺爺,別打了,別打了”周頤大哭,他無比痛恨這個無法講理的時代,即便長輩再不公,而子女卻只能受著。

    周老二將王艷擋在身后,一聲不吭的承受著周老爺子的怒火。

    沒過一會兒,周老爺子就累的大氣直喘。漸漸停了手里的動作,而周老二這時候已經滿臉是血,周老爺子將他的額頭打破了好幾處。

    “爹,您老打夠了嗎?”周老二一臉的木然。

    他這樣平靜到可怕的話語倒使得周老爺子倒退一步,氣的直哆嗦,看著周老二滿是兇光,恨不得將之拆入骨腹,這一刻,他仿佛不是和周老二有血緣關系的父子,而是生死仇人。

    “爹,您消消氣,二哥不懂事,您老好好教就行了,咋說也是骨肉血親?!痹謁腥碩疾懷鏨氖焙?,周老三笑瞇瞇的勸道。

    “他要是有你一半知事,我就積了福了?!敝芾弦釉謚芾先牟蠓魷倫亓絲簧?。

    周頤抱著周老二的大腿,看著他額上的傷口,忙對大丫說道:“大姐,你快去打些清水,順便拿一些酒來?!閉饃絲謖餉瓷?,要是不好好處理感染了就不好了。

    “好”正恍然不知所措的大丫聽見周頤的話,毫不遲疑的就去了,絲毫不覺得聽一個四歲小孩子的話有什么不對。

    沒一會兒大丫就將東西拿了來,順便還拿了紗布,給周老四將傷口清洗干凈后,又在周頤的指導下用酒消了毒,這里沒有酒精,就只能用酒湊合了。

    給周老二包扎傷口的時候,屋子里沒有一個人說話,只有王艷低低的哭泣和幾個姐姐驚慌的眼神。

    等周老二包好了傷口,周老三開口了:“二哥,你真的一心要分家?”

    “是?!敝芾隙檔惱抖そ靨?。

    “那你可想好了,父母俱在,子女是不能別籍異財的,否則最高可杖刑一百?!敝芾先蝗晃淖拮薜睦戳蘇餉匆瘓?。

    周頤聽了心里咯噔一下,前世他宿舍一哥們是研究古文專業的,一次談笑的時候說過大明律戶律為了維護封建大家長的地位簡直無所不及。其中就有這一條,父母俱在,子女不能提出分家,否則父母告到官府,可判仗刑。當然要是父母同意了自然可以。但是周家這一家子可能會放過他們嗎?dá àn顯然是否定的。

    為什么朝代都不一樣了,這律法卻還一樣?周頤在心里大罵賊老天不公。

    “就是,二伯,當家的可沒框你,就在不久前,我們隔壁一家也是兒子不孝,鬧著要分家,最后被他爹告到衙門,打了五十棍呢,回來的時候人都去了大半,現在都還下不了床,也不知道那傷這輩子還好不好得了呢!”趙春兒也淺笑著接了這么一句。

    周頤知道這兩口子恐怕沒有胡說,這事八成是真的。

    “真的,那咱們就去衙門告他,這么忤逆不孝的東西,打死得了?!敝苣稈劬Ψ拋毆?,狠狠的說道。

    周老二聽了周老三的話,眼睛驀地灰暗了下去。

    “老二 ,你還要鬧嗎?要是再鬧下去,我就拼著把你告到衙門,那時候你別怪問我不念父子之情了?!敝芾弦猶酥芾先幕昂?,似乎因為有了依仗,整個人又平和了下去,甚至還慢悠悠的抽了一口煙,完全不見剛才猙獰的樣子。

    周老二沉默了,他整個人快速的垮塌下去,原來爭了這么久,不過是一場笑話。

    周頤大急,現在擺明了分家是一場拉鋸戰,要是周老二認命了,那以后他們二房還有什么希望?

    “不分就不分,反正我爹腿好不了了,也接不了活,以前是我爹掙錢養大家,現在三叔能掙錢了,我們也跟著沾光,是吧,爹?!敝芤帽ё胖芾隙牟弊?,軟軟的問到。他也顧不了這話是不是符合四歲小孩子的心智了,就不許有神童啊。

    周老二聽了周頤的話,灰敗的眼神又亮了起來,是啊,他本來就是打著慢慢磨的心思,只是周老三剛才一番話將他嚇住了這才想岔了,他不提出分家,等著這些人忍不可忍將他們一家分出去不就行了。

    “你這小兔崽子說的啥胡話”周母簡直恨毒了周頤,這小崽子小布丁點兒一個,腦子卻轉的比誰都快,眼見就要把老二都要服帖了,現在被這小崽子這一句話弄得又沒戲了。

    “是啊,既然爹不同意我們分出去,那我們就不分吧,只是我這腿確實越來越疼,既然現在三弟你能掙這么多錢,我也就不擔心家里了?!彼低昊鉤逯芾先α誦?。

    “好說,好說,二哥”周老三僵笑著,不知該說什么好,本以為搬出律法來能將周老二嚇住,沒想到這下確實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

    “還有我爹額頭的傷也很嚴重吶,被爺爺砸出了三個窟窿,也不知道能不能好”周頤一臉的憂心忡忡。

    周來爺子的嘴角抽了抽,不等他說什么,周頤又道:“大奶奶,我爹傷的那么嚴重,要拿錢看病吶!”

    “看屁,就你們這小婦養的也配看病,死了得了”周母口水都噴到周頤臉上了。

    周頤伸出胖乎乎的爪子木然的將臉上的口水擦了,也不知道這病毒嚴不嚴重,別被周母傳染了這瘋病,想到他變得和周母一樣歇斯底里的樣子,身子就忍不住抖了抖。

    這一場鬧劇就這么結束了,折騰了一番又回到了起點。

    現在就看上房和二房誰更耐得住性子了。

    周老二是個閑不住的人,雖然不能接活了,但在屋子里他卻沒少為周頤做一些小巧的玩意兒。

    父子兩人的感情在朝夕相伴中越發深厚,

    “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周頤看著手里的玩具,嘴里念念叨叨,周老二拿著刨子的手一頓,這句子他聽著咋這么熟悉,略一想,這不就是老四捧著書本的時候嘴里經常念叨的嗎!

    “兒子,這話你從哪兒聽來的?”周老二放下木刨將周頤攬在懷里問。

    “我聽四叔念的啊,四叔念了一遍我就記住了,爹,我聰明吧?!敝芤醚鎰判×騁渙車牡靡?。

    “對,對,聰明極了,我兒子是天才?!敝芾隙┛斕拇笮Φ?,同時在心里暗暗發了誓,我兒子這么好的天資,不讀書實在可惜了,只要一分家,就馬上送他去念書。

    周頤笑瞇瞇的抱著周老二的脖子,種子已經種下了,就等著開花接果了。

    現在周家陷入了一個奇怪的氛圍,其他幾房對二房都采取了無視的態度,而周老爺子也拿周老二毫無辦法。

    周老二說自己腿疼的無法接活,他自己不出去,總不能硬壓著他去吧,而且現在擺明了不分家就這么一直賴著,打也打了,周老二卻不怕,也不能不讓這一家子吃飯,逼著周老二出去做工是一回事,要是真的餓死了人,那就不一樣了。

    周老三在家里住了幾天,看著周老二無動于衷的樣子,附在周老爺子耳邊給他出了一個主意。

    周老爺子一聽,立刻瞪了他一眼:“閉嘴吧,這么嗖的主意你也想的出來,那畢竟是你的侄女,還有要是真做出了這樣的事,我們老周家的名聲還要不要?”

    “爹喲,這村里賣女孩兒的人家多了去了,也沒就見怎么著,二房那幾個丫頭片子咋就不能賣了!”

    “那賣娃的都是家里窮的叮當響的,我們這樣的人家,要是賣了孩子,還不得被人背地里嚼舌根啊?!敝芾弦硬煌?。他是一個極其要面子的男人,所以才會那么在意別人說他發家是靠女人,同時也是掌控欲極強的一個人,不準周老二分家,除了舍不得那一份銀錢外,更加不能忍受的是一直逆來順受的周老二脫離自己的掌控。

    他自認為周家這一片基業是他打下來的,他是老周家的榮耀,所以他要維護這棟宅子里面的一切,不管是人還是名聲。

    “行了,別說這些沒用的廢話了?!?br />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