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开奖预测号码: 20.提出分家

    “啪!”清脆的巴掌聲響起,周淑的臉立刻紅腫了起來,周老大這一巴掌完全沒有留力,他恨不得掐死這該死的丫頭,咋就這么沒輕沒重?什么都往外禿嚕。

    周老二鐵青著臉看著周老大,他從沒想到,他從小喊到大的大哥竟然是這樣看他的,他以為,即便他們不親,可至少還是一家人。

    沒想到,自己在他們眼里就是這么下賤

    “老二,你別生氣,這丫頭胡說的,我已經教訓他??!”周老大話還沒說完,就被周老二一拳頭揍在臉上發出了一聲慘叫。

    這一幕把所有人都驚呆了,誰也沒想到周老二竟然會突然出手。

    周頤覺得大塊人心,就是要給這些人一些教訓,要不是時機不對,他就要拍巴掌了。

    周老爺子臉色冰冷的在旁邊看著,完全沒有拉架的意圖。

    “啊,爹 ,你快讓老二住手啊”周老大因為心虛完全不敢還手,被周老二壓著打了幾下后,大叫道。

    “打的好,給我狠狠地打,老二不用留手?!敝芾弦硬壞蝗凹?,反倒讓周老二使勁打。

    周老二聽了周老爺子的話,身體一顫,他本以為周老爺子還會像以前一樣偏心周老大,沒想到竟然為他說話了?周老二停下了動作,紅著眼看著周老爺子:“爹”

    “我知道不怪你,是老大該打,你別吃心,以后他再不敢這么說了?!彼哺曛芾隙?,轉身教訓起周老大起來:“你摸著良心問問你自個兒,那是你能說的話嗎?啊,那是你的親弟弟,一天到晚聽你娘瞎咧咧,你二娘是我明媒正娶的,再讓我聽見你胡說,小心我打斷你的腿”

    周老大被揍得鼻青臉腫,捂著嘴巴甕聲甕氣的說道:“是,爹,我知道錯了?!?br />
    周老爺子看了一眼還在嗚嗚哭的周淑,硬著聲音道:“管好你房里的人,再讓我聽見啥渾話,就給我滾出周家,現在都給我種地?!?br />
    周頤看著周老爺子,再次為他感嘆,雖然是一個農村老頭,可這心計卻一點兒不少,在周老二打周老大的時候,果斷的站在了周老二這邊,讓周老二心中已經熄滅的父子情又燃燒了起來。

    恐怕周老爺子也看出了周老二沒有以前好掌控了,這才打親情牌,當然周老二畢竟是他兒子,也許真的有一絲為周老二做主的心思也說不定。

    周家人在周老爺子的帶領下都默默的種著地,周淑腫著臉,手腕冒血也不敢說什么了,想必氣頭過后也知道自己犯了大錯,期盼減少存在感。

    午飯是周母和李二妹送到地里來的,她們一來就看見了腫著臉的周老大和周淑,連聲問是咋回事。

    被周老爺子喝止了:“哪那么多話,有啥事回去再說?!備嶄漳值媚且懷鼉凸歡肆?,現在倆不知事的娘們還追著問,是嫌丟人不夠咋地。

    李二妹看著周淑竟然連手腕都腫了,而且一看就不是被人咬的,當即怒火中燒,“誰干的?”

    周淑縮了縮頭,沉默的扒著飯,周老大拉了李二妹一下:“別鬧了,回去再說?!?br />
    李二妹這才察覺到異常,周淑的性子她清楚,最是受不得氣,現在被人咬成這樣還一聲不吭,這里面的事肯定不小。

    婆媳倆滿腹疑問的回去了,終于等到了晚上收工,吃過晚飯之后,才把今天的事攤開來講。

    “這次是老大兩口子不對,你們做人大哥大嫂的,咋這么拎不清?!敝芾弦幼雋俗芙嶁苑⒀?。

    “是,爹,這次是我們錯了,也就是說禿嚕了嘴,我們心底不是這么想的?!敝芾洗蟮狼?。

    “好了,這一頁就翻過去了,都是一家人,往后還是心要一起,勁往一處使?!敝芾弦蛹芾隙屯躚匏淙渙成緩每?,但始終沒說什么,頗為滿意的說道。

    就這么算了?周頤卻不想錯過這樣的好機會。

    “爹,啥叫扛長工啊,淑姐說我們一家子都給周家扛長工,那以后我是不是也要給周家扛長工???”周頤眨巴著大眼睛天真的問道。

    這話讓周老二和王艷身軀一震,王艷帶著哭腔:“他爹”

    周老二心緒大受震動,是啊,他攤上這樣的親人是他是自己倒霉,可是他兒子憑啥也要糟這份罪?難道以后也要像他一樣,做的再多,也要被這些人看不起,背地里被罵是下賤人?

    周頤的話讓本來氣氛已經稍顯輕松的上房頓時緊張了起來,特別是看見周老二鐵青的臉和攥緊的雙手。

    周老爺子目光閃了閃:“六郎說啥胡話,大人說話小孩子少插嘴?!?br />
    周頤在心底撇了撇嘴,我要是不插話,我爹娘就被你幾句好話忽悠過去了。

    周老二的手松開又握緊,幾經反復,深吸一口氣說道:“爹,把我們分出去吧?!?br />
    “啥!”

    周老二的話宛若平地驚雷,炸的上房的人齊聲叫出聲。除了一直作壁畫的周老四。

    周揚是知道這個家離不了二房一家的,準確的說是離不了周老二掙得銀錢,要是沒了周老二的收入,說不定他連學都不能上了。

    “二叔,你這是說的啥話,爺爺和奶奶都還健在,你卻想著分家,這是不孝不悌?!敝苧锎笊檔?。

    “這里沒你說話的份,給我閉嘴?!笨上е芾隙喚鈾欽?,一句話就給他嗆回去了。

    周頤笑眼彎彎的看著被頂的臉色通紅的周揚,心情大好,他發現老爹只要不被所謂的“親情”遮了眼,這戰斗力簡直爆表啊。

    “那有沒有我說話的份?”周老爺子一雙眼睛鎖定周老二,一字一頓的說道。

    “樹大分枝,村里許多人家都分了家,您也看見了,其他幾兄弟都不待見我,既然大家在一起過的不舒坦,還不如分開過,您放心,分開過之后我也是您兒子,還和以前一樣”

    “呸,你還想分家,我告訴你,門兒都沒有,小婦養的下三濫的東西”不等周老二說完,早已忍耐不住的周母立刻罵了起來。

    這一次,周老爺子陰沉著臉沒有制止。

    “大娘,我是看在你年長的份上才叫你一聲大娘,但你也別給臉不要臉,我娘是爹明媒正娶的媳婦,你沒資格罵她,你們”周老二指著周家眾人:“要不是我娘,你們能過得了今天的日子?有這樣大的宅子?有這么多的地?你能讀的了書?”最后指向周揚的時候,周揚被臊的滿臉通紅,認為周老二是存心侮辱他。

    周老二的這番話戳了周老爺子的肺管子,他生平最恨的就是別人說他靠女人。而今天說這話的竟然是周老二。

    他將手里的煙袋猛地擲向周老二,周老二躲閃不及,額頭被磕出了血跡。

    “他爹”

    “爹”周頤和大丫齊齊出聲。周頤抱著周老二的腿,對周老爺子的厭惡這一刻到了極點,比周母還有有過之而無不及。

    “反了你了,老子還在你就敢鬧著分家!告訴你,想分家,除非我死了?!敝芾弦擁勺胖芾隙魃檔?。

    周老二對額頭上的傷充耳不聞,雙眼一片冰涼的看著周老爺子,剛剛點起的那點兒孺慕之情又被他親手摧毀了。

    周頤抱著周老二的腿這時哭道:“爺爺你不要打爹爹,要打就打我,爹爹很辛苦的,他的腿那么疼還要干活嗚嗚嗚嗚,不要打爹爹?!?br />
    周老二大受觸動的一把將周頤抱在懷里,臨走前面無表情的說道:“不分家也行,反正我這條腿也壞了,以后就跟著家里吃白飯吧?!?br />
    說完帶著妻兒出了上房,他明白上房包括周老爺子不許他分家,不是多么看中他,只是舍不得他掙得那份銀錢而已,既然如此,他就親手摧毀上房的念想,不能掙錢了,日子一久,只怕到時候他不提出分家,這些人都要將他趕出來。

    什么事情只要豁得出去,就變得容易許多。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