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2月28日: 19.春耕

    周老二不再看周老大兩口子,直接對周老爺子說道:“要么都下地,要么我幾個丫頭也在家里,爹,都是您的孫女,難道還分出個三六就等了?”

    他的態度堅決,周老爺子想到二房家的幾個丫頭雖然年齡小,但干活利索,幾個加起來咋也得頂兩個大人,也怪二丫說話沒分寸,一個丫頭片子被養的張牙舞爪的,皺了皺眉就答應了。

    周母還想說話,被周老爺子厲色喝止了:“給我閉嘴?!比緩笏檔潰骸澳嵌競腿梢蠶碌?,誰家這么大丫頭片子農忙時節還閑在家里的?!比緩笊釕羈戳酥芾隙謊?,這個兒子已經遠沒有以前容易掌控了。

    “爺爺”二丫紅著眼眶想說話,但周老爺子卻冷冷的掃了她一眼,未出口的話就這么咽了下去。

    王艷私心里是想爭取讓大丫呆在家里,可現在老爺子連二丫都趕下地了,也就不敢再說什么了。

    一行人出了上房,二丫惡狠狠的盯了王艷一眼,哼一聲跟著李二妹兩口子進了屋子。

    “娘,你剛剛咋不幫我說話,我下地要是曬黑了咋辦?我還咋嫁個好人家?”二丫一進屋子就埋怨到。

    李二妹恨鐵不成鋼的拍了周淑一下,“你還說,你是不是沒腦子,那話能隨便說嗎,沒看都把你二叔氣成啥樣了!你要是再多話,信不信你爺爺能打你一頓?!?br />
    周淑想到周樂爺子看他的那一眼,打了一個冷顫,以前怎么沒想到爺爺有這么可怕。

    “爺爺為啥要這么聽二叔的話?”二丫想不通,以前不都好好的嗎,二叔二嬸啥都不爭,只顧埋頭干活,在這個家里就是yin xing人。咋就漸漸的變了?

    李二妹嘆了一口氣,沒說話,咋會這樣,因為周老二錢掙得多,這么一大家子,都指著他掙得銀錢,要是真把周老二惹毛了,還不定咋樣呢。

    第二天天剛亮,周家眾人一人吃了一碗面疙瘩便下地了,周家的三十畝地有十畝水田,二十畝旱地,現在還未到栽種水稻的時候,當務之急是把二十畝旱地種出來。

    周頤不知道歷史到底岔到了哪里,只知道這里有水稻,土豆,但玉米和紅薯卻不見蹤影。周頤不清楚是大越朝都沒有,還是下灣村這里沒有。

    土豆是高產作物,周家差不多一半的旱地都要種土豆,周老爺子帶著周老大和周老二刨坑,王艷和鄭瑩帶著大丫三丫施肥,大郎和周老四掩土。

    以前是五丫六丫負責丟種,但今年多了二丫和三郎,周老爺子本來是安排二丫施肥,三郎掩土的,但二丫從沒下過地,甚至連家里的活計都很少伸手,她看著黑黑的農家肥,整張臉都皺了起來,伸出兩根手指跟繡花似的端著簸箕往下抖肥??目陌戇砼玫醬Χ際?,真正坑里卻沒有多少肥料。

    周老爺子一萬個看不上,最后沒辦法,只得讓她也去丟種,可丟種哪用得了三個人,于是五丫就被周老爺子攆去施肥了。

    周淑立刻丟下簸箕,不停的拍打全身,還用鼻子時不時嗅一下,總覺得渾身都是肥料味,惡心不已。

    周頤見五丫那么小的個子,費力的端著簸箕,看了一眼周淑,起身去幫五丫端著簸箕,他幫忙,果然給五丫省了很多力。

    周淑丟種丟到了周頤和五丫身邊,嗤笑一聲:“一家子泥腿子,你們也就只配干這些屎尿活計,給周家扛長工?!?br />
    真是嬸可忍叔叔不可忍啊,周頤一直覺得像這個年齡的女孩子都是天真無邪嬌俏可愛的,但是周淑完全顛覆了他對小女孩的印象。

    咧了咧嘴,他現在可是小孩子,和小女孩計較是應當的。

    周淑站在周頤和五丫旁邊嘲笑完了正準備走開,卻見周頤抬起頭笑眼彎彎的看著她,裂開小嘴露出一口白嫩小米牙,按說應該是可愛的,可周淑就覺得那一口小白牙泛著寒光。

    “淑姐”周頤叫了二丫一聲。

    “干啥啊啊啊啊啊??!”周頤上前惡狠狠的咬住了二丫的手腕,二丫叫的聲音都劈了叉。

    “娘啊”二丫下意識的就要甩開周頤,誰知周頤就像牛皮糖似的,即便二丫將他提留了起來,他嘴里都沒松開。

    二丫疼的眼淚鼻涕一起下,周頤在被甩開之前終于松了口,一張小嘴里滿是血跡,“再惹我和我姐姐,我就咬死你?!幣跎撓鍥瀋纖豢詰難?,看著像來自地獄的惡鬼。

    二丫被嚇住了,只知道嗚嗚的哭。

    周頤對著二丫笑了笑,然后張開嘴,也哇哇的哭了起來,他哭的聲音比周淑還大,而且聲情并茂,臉都漲紅了,眼淚跟不要錢似的嘩嘩直流,邊哭邊在心里感嘆沒想到他還有當ying di的潛質。

    這一片除了他們三個小孩,其他人都離得很遠,現在周頤和二丫的二重奏,立刻驚住了其他人。

    王艷和周老二一聽有周頤的哭聲,心里一緊,丟下手里的活計就圍了上來,“六郎,六郎,你咋了?”周老二抱住周頤焦急的問。

    “二丫,你這是咋弄的,咋這么多血啊”周老大圍過來看見自家閨女手腕上直冒血,也大叫了起來。

    “是他,是他咬我的”二丫靠著周老二有了底氣,抖著手指指著周頤惡狠狠道,“好疼啊,爹,好疼啊”

    長嘴的不止二丫一人,周頤癟著小嘴立馬還擊,邊抽噎變哭訴:“淑姐她開始罵我和三姐,說我們都是泥腿子,只配干這樣的活計,還說我們一家都只能給周家扛長工,然后她還要打我們,她先掐了三姐,又掐我,我就忍不住咬了她嗚嗚嗚嗚,淑姐掐人可疼了?!?br />
    周頤小嘴巴拉巴拉說的無比清楚,特別是那一句二房一家只配給周家扛長工,簡直戳到了周老二的肺管子。

    周老大剛剛還心疼周淑的手腕,現在卻只剩下難堪,有些話曉得說不得。

    周老二將周頤攔在身后,冷冷的盯著周淑,“你很好,二丫?!彼低曖摯戳艘謊壑芾洗螅骸按蟾縋鬩埠芎謾閉庋幕霸躉崾且桓魴」媚錟苤賴?,還不是大人說了被孩子學了去,記在了心里。

    “二弟,你別多心,這都是這死丫頭胡說的?!敝芾洗笠話駝平九牧爍鲺怎模骸澳鬩惶斕酵硨謅指鏨?,還不趕快給你二叔賠不是!”

    周淑從小到大沒被周老大和李二妹動過一根手指頭,周老大打了她之后,周淑不敢置信的看著周老大,委屈像海水一樣撲卷而來,氣得狠了,便什么也不顧了,“我沒胡說,你和娘就是這么說的,他們一家子就是泥腿子,小婦養的下賤人”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