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怎么看中奖 > 佛系少女不修仙 > 《佛系少女不修仙》 正文 第519你章 我不會帶你走的

辽宁快乐12一定牛分布走势图:《佛系少女不修仙》 正文 第519你章 我不會帶你走的

    她卻不再看他,而是直接上前一步,朗聲說了一句:“阿渡,住手!”

    花滿渡已經把玄墨打飛出去四十多回,手都打疼了!

    他倒是真聽君緋色的話,立即就住了手,晃了晃手腕,轉身飛縱回君緋色身邊:“緋色……”

    君緋色看了看他紅通通的手:“手疼么?”

    “有……有點?!被梢а?,這位蛟龍王身子簡直就像是鐵鑄的!他錘人家,那反作用力就很不小,震得他整個膀子都是酸的。

    他其實早就不想再打了,只是被對方話逼到了那里,下不了臺。

    君緋色那一聲等于是給他解了圍了。

    他恨恨地瞪了又站回原地的玄墨,忽然愣了一愣。

    玄墨雖然還是站的穩如松,但唇角已有血漬,臉色也蒼白的可怕。

    明顯被打出內傷來了!

    原來他也不是鐵鑄的……

    花滿渡的氣忽然就消了。

    偏偏玄墨深吸了一口氣后,還彈了彈衣袖,靜靜說了一句:“還有五十三遍,你可以繼續,夠一百遍你就跟本王走!”

    花滿渡怒,張嘴正要說什么,君緋色開了口:“不必打你一百遍,他會留在夜族?!?br />

    玄墨眸光微微一動,不說話了。

    花滿渡愣了一愣,有些急:“緋色,你去哪里我去哪里!我不要單獨留在這里!”

    君緋色從身上拿出一瓶跌打藥膏,沒理會他的不滿:“伸出手腕來?!?br />

    花滿渡一怔,但還是乖乖伸出手腕來舉到君緋色面前。

    君緋色將藥膏慢慢給他涂在手腕上。

    她涂的很仔細,一點受傷的邊角也沒放過,輕輕開口:“阿渡,我早說過,你不可能跟我身邊一輩子。夜族之地很好,最適合你,你還是留下來,和你的族人在一起,他們會很好地照顧你……”

    她聲音略略有些啞,花滿渡大急:“可是我不想和你分開!”

    “阿渡,天下無不散之宴席……”

    “可是……”

    “沒有什么可是,我不會帶你走了!”

    “緋色,你……你不要我了?”

    “沒有,說不上要不要你,阿渡,你我本就是萍水相逢,緣來聚了一聚,現在緣散了自然也該分手了?!?br />

    君緋色聲音很淡定,仿佛是壓根沒將阿渡放在心上,但如細聽之下卻隱隱能聽到一絲微顫。

    花滿渡幾乎要哭了,他滿眼不信地看著她:“我不信這是你的真實想法!你是為我好對不對?你只是想讓我留下,因為夜族之地對我來說是最適合的,是不是?”

    君緋色:“……”

    阿渡還是很敏銳的!

    “緋色,你知道我當初找你有多費勁?我被紫微宗的人發現追著打……受傷了三次……可我傷好后還是想要去那里找你,從沒放棄過。于今,你就要放棄我了嗎?”

    君緋色手指微僵,垂眸沒說話。

    花滿渡視線緊緊鎖定她:“緋色,你讓我留下我就留下,我聽你的,可是,你常來看看我好不好?”

    君緋色:“……”

    如無意外,她不會再來夜族之地,怎么可能常來看他?

    可是,看著花滿渡隱隱含著水汽的渴望眼睛,拒絕的話她說不出來。

    花滿渡看她猶豫,心里一涼:“緋色,常來看看也不可以么?”

    “一個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樣子?偽娘么?!”

    一個聲音突兀地插話進來。

    花滿渡怒而回頭,看到的是夜月瀾似含了嘲諷的眸子。

    對這位夜皇,花滿渡本能地有些怕,他深吸了一口氣:“小爺………我的事不勞閣下管!”

    “本尊是夜族的皇,而你是夜族的子民,本尊如何就管你不得?”

    花滿渡:“……”他說不出話來了,求救的目光看向君緋色。

    夜月瀾冷冷一笑:“你身為蛟龍一族,理應頂天立地有男兒擔當,而不是時刻想要躲在一個女人背后,讓人代你出頭!”

    花滿渡臉色漲紅:“我才沒有!”

    “君姑娘日后和本族再無任何瓜葛,她不會再來夜族之地,夜族之地也不歡迎她,你如真想見她,日后可以離開夜族之地找她。前提是你的功夫足夠好!可以博得自由出入夜族的權利?!幣乖呂皆俅慰?。

    花滿渡:“……”

    他握拳:“你的意思是,夜族之地不再讓緋色進來?!”

    “只怕是的?!幣乖呂繳艫ǘ?,且毫無商量的余地。

    他瞥了君緋色一眼,淡淡地道:“想必君姑娘以后也不會再想來夜族之地了,是吧?”

    君緋色指尖都是涼的!

    她唇角淺淺一勾:“夜皇陛下倒是真懂我!”她這輩子都不想再進這里了!

    夜月瀾倒似松了一口氣:“如此甚好,君姑娘記住這番話就好?!?br />

    他拍了拍手,不再看君緋色,吩咐玄墨:“帶花滿渡回蛟龍族!”

    “是!”玄墨松了一口氣,答應一聲,過來扯花滿渡的手臂:“走吧?!?br />

    花滿渡一拂袖:“不要拉拉扯扯的!我自己會走!”

    又看向倚著車門站立的君緋色,認真地道:緋色,早晚我會憑自己的本事離開夜族,我會去找你,那時誰也阻不住我的。你也不會不見我吧?”

    “當然不會,到時候你來了我帶你去喝你最喜歡喝的桃花釀?!本成⑿?。

    她似想到什么,從儲物空間里拎出一個金光閃閃的蛋殼:“阿渡,這蛋殼你帶回去吧?!?br />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這金光閃閃的蛋殼晃了一下眼睛。

    就連夜月瀾眸光也微微一縮!

    這蛋殼上的氣息,隱隱讓他有熟悉之感。

    玄墨是真驚到了,忍不住上前:“這蛋殼是?”

    正想伸手來摸一摸,花滿渡卻已經迅速將蛋殼收到了他的儲物空間內:“這是我的蛋殼!不許你動!”

    玄墨摸了個空,也不惱,他是真好奇:“你的意思是從這殼里孵出來的?”

    “當然!”

    “這殼你鑲嵌金箔了?”

    “才不是,它原本就如此!”

    玄墨頓了一頓:“金色的蛋殼,本王活這么大還是第一次見……”

    “那是你孤陋寡聞!”花滿渡懟他:“所以說我是與眾不同的蛟龍……”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