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怎么看中奖 > 夢還楚留香 > 章節目錄 后記記(十)

辽宁快乐12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章節目錄 后記記(十)

    我看了蘇蓉蓉一眼后,輕笑道:“是是是,我的四位好老婆沒一個不是美若天仙的......”

    藍雅茹白了我一眼,說道:“少這里貧嘴,我見你看那程羽馨的眼神都快發直了呢!”

    我再次苦笑道:“天地良心,我有你說的這般不堪的么?”

    蘇蓉蓉莞爾一笑,道:“好了,你們就別拿大哥他開心了。那程羽馨雖然的確長得十分的美麗,不過咱們大哥應該不會對她有上男女之情的?!?br />

    我如獲重釋地長嘆一聲,道:“蓉兒,你可真是一位救苦救難的活菩薩??!”

    蘇蓉蓉掩口嬌笑道:“大哥,蓉兒好心幫你,可你怎么卻又調侃起蓉兒來了???”

    我急忙擺手道:“冤枉,真是天大的冤枉??!不信,你問問她們幾個看看?!?br />

    宋甜兒笑道:“蓉蓉姐總是愛幫著楚大哥,咱們老早便已經習慣就是了。嘻嘻嘻嘻......”

    此刻也不知程羽馨在臺上說了些什么,整個人群再次地爆發出熱烈的掌聲及歡呼聲。緊接著,一段輕柔優美的音樂已由廣場事先布置好的音響中傳出。

    藍雅茹好奇道:“她這又準備是做什么?”

    我看了一下后,說道:“可能是程羽馨答應在此高歌一曲吧!是以才會引來人群的一番騷動?!?br />

    在藍雅茹輕點美首間,程羽馨果然拿起話筒,并隨著音樂開始放聲歌唱了起來。只聞曲風頗有點少數民族的味道,歡快跳躍中已繞人心扉,讓人猛然地覺得春天仿佛又已經回到了大地一般。

    蘇蓉蓉邊聽邊輕點美首,道:“想不到她的聲音竟是這般的甜美,難怪會有這么多的人喜歡她了......”

    宋甜兒憤憤道:“蓉蓉姐,咱們可不能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我怎么聽著也就覺得一般得很呢?”

    蘇蓉蓉笑道:“你這丫頭就知道瞎說?!?br />

    宋甜兒對她吐了吐香舌后,說道:“人家不過是愛說實話罷了!”

    蘇蓉蓉無奈地搖了搖美首,不再言語,隨即便將注意力再次地投向了舞臺中間的程羽馨身上。

    很快,一首優美的抒情歌曲便這樣漸漸地遠去。當人群毫不吝嗇地拍出如潮般的掌聲后,程羽馨帶著她那招牌般的甜美笑容再次向觀眾們躬身一禮。

    正當“再來一首!”的呼叫聲越發激烈時,程羽馨身后突然冒出一位三十出頭的女子來。只見她在程羽馨耳畔一番輕聲嘀咕后,程羽馨便即刻地再三對觀眾們鞠躬賠禮,道:“實在對不起大家,羽馨突然接到公司的緊急傳召,不得不提前離去?;骨氪蠹葉嘍嗉?!重慶是一個美麗的城市,有著可愛的人們,羽馨在這里答應大家,下次全國巡回演出時,一定首先來到這里,并加演三場,以報答大家對羽馨的寬容和諒解?!?br />

    她的這番賠禮與回答對于一個紅得發紫的大明星而言,不為不大方得體,是以頓時便引來人群的再次掌聲。且還有不少人高呼道:“羽馨,你可要說話算話??!”“羽馨,我們一定支持你......”

    程羽馨在露出滿意的笑容后,才轉身隨著那女人向后臺走去,一路上她改回平靜的面容,低聲道:“燕姐,公司為什么要這么做?是不是你將這件事情已經報告給公司了?”

    那名被她喚著燕姐的女子,回答道:“這件事情可是會直接影響到你‘玉女’的形象,如果被哪家媒體知道了,你可就真的毀了??!這么重要的事情,我不可能不向公司匯報的吧?”

    程羽馨不高興,道:“那也不能這樣著急??!如果公司一旦將這件事情交給警方去處理,那不照樣會被別人知道嗎?”

    燕姐忙道:“放心,公司是不會這樣去做的,大不了對他會用上一點非常的手段罷了?!?br />

    程羽馨吃驚道:“你們該不會去做什么違法的事情吧?”

    燕姐不置可否地笑了笑,說道:“這我可不敢保證,畢竟這些都是上頭的人說了算,咱們又算些什么呢?”

    程羽馨氣道:“不行,乘事情還未鬧大,我得立即趕回酒店去?!?br />

    燕姐一把攔住她,道:“你是瘋了嗎?若公司知道你這么不聽話,你以后還能有好果子吃么?”

    程羽馨用力地甩開她的手臂,狠狠地說道:“大不了這個‘玉女’我不做了!”

    燕姐眼見自己已無法勸阻住程羽馨的行動,于是在其身后放話,道:“你以為自己不做‘玉女’便可以萬事大吉了?我該說你是天真還是無知好呢?只怕到時候天文數字般的債務,便可以令你死上好幾回了......”

    程羽馨身體略微停頓,不過她卻頭也未回地說道:“是嗎?還能有比死更加厲害的手段嗎?”言畢,她再次邁開腳步,并迅速地鉆進了面前的高檔轎車之中。

    燕姐追上前去,頗為惱怒地說道:“你一定會后悔的!”

    程羽馨輕哼一聲后,說道:“好,那我等著......”“呯”地一聲,車門已經被她重重地關上,隨即轎車便向著她指定的方向呼嘯而去。(備注:細心的讀者朋友看到此處時,想必已能猜到個七八分了吧?不錯的,程羽馨正是筆者下一部原創作品《戰國保鏢》的一號女主角。至于箇中究竟發生了些什么事,而等待她的又將會是一個什么樣的命運,就請各位讀者朋友們去具體的參詳拙作《戰國保鏢》吧?。?br />

    好,咱們言歸正傳。當廣場的人逐漸散去之后,我猛然地驚悟道:“不好,現在幾點了?”

    蘇蓉蓉抬腕看了一下手表后,說道:“已經12點43分了,大哥是不是遲到了???”

    藍雅茹哼聲道:“遲到了又如何?反正咱們又不是真的跑去相親的。楚大哥,你說雅茹可說得對嗎?”

    看著藍雅茹投過來那意味深長的微笑,我不由得背心生寒,于是誠惶誠恐地說道:“啊......對,簡直是對極了!不過第一次見面就遲到這許多,總會讓人覺得咱們不懂禮儀。為了自己的名譽著想,我看咱們還是盡快的趕過去看看吧!”

    藍雅茹嗤聲道:“就你理由多......”

    蘇蓉蓉微笑道:“那咱們就走吧!約會遲到總不是一件好事對吧?”

    鑒于四美的“照顧”,我自然不好將腳步放得過快,于是在她們慢悠悠的行程下,我們在13點過才總算來到了那間約會的餐廳。

    剛一進門,一位穿著得體的服務生便笑臉相迎,道:“歡迎光臨‘食尚餐廳’!你好先生,請問幾位是用餐呢還是找人?”

    我將餐廳四周環視了一下后,說道:“找人,是一位姓趙的小姐。我想你們應該能從昨天訂座的記錄上,查找到她的信息?!?br />

    誰知那服務生立即詢問道:“那請問先生你貴姓?”

    我回答道:“姓袁,袁世凱的袁?!?br />

    那服務生微微一笑之后,說道:“請您稍等!”言畢,他便行至吧臺,并很快地轉回,在將一張紙條遞到我手中時,才又說道:“袁先生久等了,這是那位姓趙的小姐托我們交給你的東西?!?br />

    我好奇地打開紙條,只見上面工整地寫道:“看來你還真是個大忙人呢!第一次約會便讓女方久等,可不是一位紳士應該有的風度??!如若有緣,就請于14點前趕來南山的‘一棵樹’見面吧!不過這次真的是最后機會了唷,過時不候,望君慎之!”在紙條的尾端,她還留下了自己的名字----趙菲

    宋甜兒探起嬌軀跟著看完,然后說道:“有什么了不起的,還最后機會呢!咱們不去了......”

    蘇蓉蓉搖頭道:“大哥若是不去,以后便無法向尊堂交代,咱們可不能這般的言而無信。再說了,遲到總是咱們的不對?!毖員?,她便催促著我,再道:“大哥,此時趕去南山,時間還來得及嗎?”

    我點頭道:“先去坐索道直達上新街,然后再打的前去南山‘一棵樹。若一切順利的話,應該能趕得及的?!?br />

    蘇蓉蓉頷首道:“那事不宜遲,咱們就趕緊的走吧!”

    一路上,四美向我打聽著這位趙菲的信息,我也只好將自己所知的告知她們道:“老媽只給我說,她今年剛滿23歲,自己開得有一家小型的服裝廠。今天會穿一件粉色的t恤、白色的牛仔褲于餐廳見面,我甚至連她長個什么樣都不知道?!?br />

    李紅袖聞言后,說道:“小型服裝廠?那她可是一位經商的小老板咯?”

    我回答:“應該算是這樣吧!不過我對這些可是沒有一點興趣就是了?!?br />

    藍雅茹陡然插話道:“那你對什么有興趣?是人么?比如她長得十分漂亮的話......”

    我連忙雙手直搖道:“什么都沒興趣,除了你們四位?!?br />

    此話一出,頓時引來四美的好一通嬌笑,還真把我弄得“無地自容”??!

    當我們一行五人來到南山“一棵樹”時,時間剛好指向14點的位置。就在我們遍尋這個并不算太大的地方中,只見一位身穿粉色t恤、白色牛仔褲的健康型少女正背對著我們過來的方向,靜靜地遙望著遠方。

    宋甜兒伸手一指,道:“會是她么?”

    我含笑道:“咱們過去問問不就知道了?”

    正當我們逐漸接近她的時候,耳中已傳來了一陣優美的歌聲:“溪水潺潺魚兒游,綠蔭蔓蔓俏枝頭。隨天扯下雪雨霜,蓋上銀裝繞指柔。小妹窗前蘸粉黛,阿哥門外望穿頭。白發齊眉需有時,始由蓋頭到白頭......”

    聽到此處時,我不禁停下腳步,自語道:“這首歌怎么這么像......”

    就在我話語尚未落盡之時,那位粉衣少女仿佛已覺察到了身后來人。于是在她猛然回首之際,一張清秀可人,且明眸皓齒的美麗臉龐便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瞬間,我們全都僵住了身軀。宋甜兒最先驚恐道:“鬼??!”

    李紅袖拍了她一下后,說道:“大白天的,何來鬼怪一說?”

    藍雅茹也緊捂住???,震驚道:“她......她真的是她么?這怎么可能啊......”

    此間,唯有蘇蓉蓉一語未發,隨即她輕碰了一下我的手臂后,低聲道:“大哥,你怎么看?”

    其實我也被這張臉龐給嚇到了,不是因為恐懼,只是太過于離奇與古怪了。于此不禁令我回想起當時季婉柔那虛弱的聲音道:“楚大哥,你說一個人真的會有前世今生來世嗎?”、“信念么?我明白了,就好比之前心兒一直希望能夠成為楚大哥你的妻子,到最后終于還是實現了......楚大哥,是這樣的么?”、“楚大哥,你放心。心兒一定會堅定咱們之間那個信念的......”

    陡然間,當我聽聞蘇蓉蓉這般提問之后,我立時便恍過神來。在踏前兩步仔細觀察中,小心翼翼地問道:“請問......你是趙菲趙小姐,還是心兒?又或者兩者都是?”雖然在我心中覺得這樣的事情太過于荒謬,不過我依然還是這樣的問了出來。

    原來這位粉衣少女的長相,竟然與季婉柔一模一樣,而她之前所唱的那首歌,也正是季婉柔香消玉殞前所留下來的。是以,難怪會令得我們五人一時間震驚非常了。

    當粉衣少女看見我們時,先是一陣驚愕,其后又再聽到我這般提問之后,唇角已不禁微微地上翹了起來。轉瞬之間,一張明艷動人的笑顏便出現在了我們的眼前......

    (全文完)

    【備注:《夢還楚留香》于此終于全文截稿,在漫漫的幾年更新途中,幸有各位讀者朋友們的大力支持與鼓勵,否則實難想象還會有多長的道路要走。筆者特此,再次地對各位追書的讀者朋友們道以十二萬分的謝意。至于今后的工作,筆者將會把重心轉于《夢還楚留香》番外篇的布設,以及下一部原創作品《戰國保鏢》中去。到時候,還望請各位讀者朋友們繼續大力支持與關愛。2013年6月23日1:23分,諸葛靈霞敬上?!?br />

    23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