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快乐12怎么看中奖 > 雪行亭雜記 > 章節目錄 第六六章

辽宁快乐12任选基本走:章節目錄 第六六章

    江湖,聽著就讓人著迷。</p>

    小時候守著祖父,卻沒有好好跟他學劍。現在長大了,遇見幾個江湖人,聽說了幾件江湖事,倒有些后悔起來。有時候也會想,要是當時我能好好地練劍,說不定現在也已經成為了像祖父那樣的???,也成了一個江湖人。</p>

    雖然不能成為一個江湖客,但憑著道聽途說,我卻早已在自己的庭院之間,有了江湖的輪廓。我喜歡我的那片江湖,即使那只是從別人嘴里聽來,再由我想象出來的江湖。那么,你是否有興趣聽我講給你呢?</p>

    江湖向來人才輩出,各領風騷。只近五十年來,就有兩人可稱為劍神。老劍神李淳罡,錢塘江上,一劍來往,何等雄姿英發。半甲子后,又是錢塘江邊,一劍破甲兩千六,謝幕江湖。正如祖父所言“天不生我李淳罡,劍道萬古如長夜”。新劍神鄧太阿,不染風塵,隨意來去。龍虎山上劍光幻換,卻是桃花一枝一人。北莽國內戰菩薩,天門之外斬天人, 以桃花一枝縱橫江湖,占盡天下風流。兩位劍神自然已經是江湖一等一的人物,但若論世間第一,還屬武帝城王仙芝。自折斷木牛馬后,王仙芝聲威日隆。而后坐鎮東海,聽潮幾十載,武帝城頭人往來,我自巋然不敗。東海有潮退,北風多死聲。徐鳳年雖少年紈绔,但終究天賦過人,作為北涼王,鎮守西北邊境,阻擊北莽南侵;作為江湖人,也是人人欽佩的第一人。</p>

    最是命運弄人意,多少壯志空消磨。你看這邊,他是錦上添花,可對那邊,卻是破屋拆梁。昔年大楚最得意,曹長卿一人攻城,太安城上落棋子,卻還是輸的無可奈何。當初白衣兵圣,獨攜梅子酒出走北涼,坐西蜀而欲謀天下,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又安在哉?</p>

    桐花萬里丹青路,雛鳳清于老鳳聲。幾十年過去,老一代江湖人或業已身故,或久以歸隱,或不問世事。而今日之江湖,卻仍百花齊放,春意盎然。北涼余地龍,東海茍有方,此二人皆新一輩之精英。九年前曾于錢塘江上一戰。那時二人都是尚未及冠的年景。年少成名,正是血氣方剛意氣風發,二人一心求個上下,一戰打了一天一夜,精彩萬分。卻最終是勝負未分,相約十年后再戰。這一戰,不知惹得天下多少女子動心,也不知讓天下多少男子嫉妒呀。算來,明年就是他們相約再戰的日子了。二人之后,便要數武當山上的余福道長了。余道長是李掌教的親傳弟子,天資奇高。據說他未滿十歲便入指玄境,不過此后十余年中疏于修煉,境界止步不前。不過又是一兩年前,突然傳說余道長一步天象。江湖傳聞,還真是顛三倒四,未可輕信呀。</p>

    江湖從來不只是男人的江湖,而女人也從來不只是江湖的點綴。江湖上的女俠客不多,高手更少??墑潛繃雇跎?,塞外綠袍,這一對女俠確實例外。王生與余地龍是師出同門,是用劍的高手,也是個劍癡。她與人對敵從來不只用一把劍,有時雙劍,有時三劍,甚至更多。綠袍則不用劍,而是用拳。她拳風大開大合,直來直往,鋼勁不輸男子。據說她是王仙芝首徒于新郎的弟子,從塞外一入中原,便回到武帝城,做起了新城主。</p>

    可是這些人,卻遠遠不是我眼中的江湖。他們總歸離我們太遠,我聽著他們行俠仗義的故事,心里當然也感覺熱血沸騰,覺得大丈夫在世當如此??墑撬塹墓適略倬?,和我總是沒有什么關系,我甚至連故事的真假都不必關心。所以他們,又怎么會是我的江湖。</p>

    二十年來,我所見到的江湖里,沒有刀光劍影,也少有流血殺戮。而我所見到的江湖人,沒有指玄天象,甚至連宗師都不是,很多人苦練一生也不過破十甲。他們和那些高手們相比,就仿佛螢火蟲于日月,不可同日而語。但對于我,他們更像人,他們會為了一頓飯而發愁,是被一分錢難倒的英雄漢;他們會為了一點小利耍一些不大不小的心眼,但往往蹩腳而無用;他們相互之間競爭不斷,卻因為實力,宗門,潛力,人脈達成精妙的平衡;他們就是活得這樣窩窩囊囊,卻在這樣的艱難中,堅持著行俠仗義的理想;他們知道自己天資有限,但卻從來沒有放棄過更進一步的努力。這個江湖里,沒有一峰獨秀,卻反而欣欣向榮。</p>

    人的眼界應該是隨著自己的成長而提高的吧。小的時候,我以為我祖父就是世間最厲害的人了。我親眼看過他用劍,也認真讀過祖父的詩,那么好看的劍法,那么精彩的詩句,怎么可能不是世間最厲害的人呢?后來又長大了一些,才知道祖父并不是最厲害的。論劍法,祖父自然比不上劍神,論詩文,祖父也很難及得上詩仙。但就是這個沒那么厲害的祖父,卻是我更敬愛的人。</p>

    江湖人也是,剛習武的人只能看到武道的一角,卻依然覺得浩瀚??贍切┚靡擁嵌サ娜?,俯瞰著整個江湖,卻反而覺得孤單。有時我想,人們苦心孤詣的修煉,鉆營,只是為了或在武道,或在朝堂,登上頂峰??擅髏髡悄切┮丫詠娜?,才更能明白那里的高處不勝寒,更能體會那里的不好。那些已經在那個位置的人,是不是也曾經后悔呢?我當然不能感受到他們的想法,不過我卻知道,我又在嫉妒他們了。</p>

    我在書中讀過,“鳶飛戾天者,望峰息心;經綸事務者,窺谷忘返”,卻不知道這樣的好景致是不是真的還在?等以后功成名就,我也要歸隱到那樣好的地方去。</p>

    </p>

溫馨提示:按 回車[Enter]鍵 返回書目,按 ←鍵 返回上一頁, 按 →鍵 進入下一頁,加入書簽方便您下次繼續閱讀。章節錯誤?點此舉報